吸安雷 瑞金 孕狮

[安雷]梦启

现pa!
ooc!  !
注意避雷!   !   !

是写给绑画的文 @Hibiscus゜
谢谢你给我画的人设(*˘︶˘*).。.:*♡

————
——————

穿过白衣大褂的人群,安迷修推开病房的门,躺在床上的人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输液袋持续的在给雷狮进行营养输液工作,电测仪发出“滴滴滴”的声音。

安迷修把买来的紫藤花插在床头的花瓶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安迷修每次来探望雷狮时都会买一束紫藤花,花的颜色像极了某人的眼睛,宛如星辰大海,安迷修来过了雷狮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上,试图想让睡着的人感受到一丝温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雷狮——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你这个恶党想让在下等多久”

三年前,雷狮为了自身的发展出国留学,在飞去的过程中,事故发生了,雷狮也是从那时开始变成植物人的。和雷狮处在热恋期的安迷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宛如晴天霹雳,跑遍了了全国也没找到让恋人醒来的办法。雷家的人在第三年的时候就停止了给雷狮的医疗费用,雷家的人表示绝不养废物的人,安迷修多次的求情也只是得到了雷家的冷眼相待,。

随后安迷修以自己的实力用5个月的时间从白领爬到了公司的高层领导的位置,自己大部分的工资用来付雷狮那昂贵的医药费,其中也有一部分的费用是卡米尔付的。

病房的人再次打开,进来的无疑就是卡米尔了,卡米尔为了让大哥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效果,大学一毕业就来了这家医院应聘,高层的看好也破例接受了雷狮这个植物人,毕竟医院的床位不是想有就有的。

“安迷修,到时间了!”

安迷修松开雷狮的手,走的时候排着卡米尔的肩膀“雷狮一醒来就告诉我”

卡米尔点了点头,安迷修就带门而走了,这几天安迷修也没有休息好,白天工作的压力,在加上最近的梦,这几天安迷修的梦里都是雷狮,和雷狮的第一次见面,两人第一次的逃课被老师骂,第一次和雷狮去海边等等,这些以前的记忆都在梦里出现,而且是那么的真实,让安迷修差点以为梦中的世界就是现实的世界。

每当安迷修想抓住雷狮的时候,梦就醒了,这是多么的可笑,想抓住的人就想一辈子也抓不到一样,只能看却碰不到的感觉让安迷修觉的这就是上天给他的一种惩罚一样,你为什么没有陪他,为什么当时就答应了他,为什么!

这样的念头无时不在的在安迷修的脑海里翻滚着,但当安迷修看到床头的照片时,脑里的负能量也随之消失了,那是雷狮在出国留学前在机场拍的一张合照,他永远都记得雷狮当时临走前说的话“等我回来!安迷修!”可现实却是人回来的但却是“睡着”回来的。

安迷修拿起床头的安眠药,吃了两粒,躺在床上等着药效发作。,引入安迷修进入梦乡,而这次的梦却是救回雷狮的关键!

梦里的安迷修来到一间咖啡店,店里的店员像是早知道安迷修的到来,连忙把他引到餐桌上,给安迷修送上了咖啡和蛋糕,安迷修刚想问什么的时候,那名店员就离开了,安迷修表示不接,他从来没有和雷狮去过什么咖啡店,怎么会梦见这种场景呢?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光圈出现在了安迷修的面前,走出来了一位漂亮的女性,长卷的黑色头发,精致的五官,还有那双紫罗兰色又如星辰大海的眼睛,让安迷修差点以为雷狮变成女生呢了。

那位女士来到了安迷修的面前,拉了椅子坐了下来,刚才的店员又出现了,为这位女士送上了同样的东西又急忙忙的离开了。女士喝了口咖啡,看着眼前一脸疑惑的安迷修

“不亏是我儿子看上的人,这么优秀!”

安迷修想了想,如果他没想错的话,坐在对面大人应该是雷狮的母亲,在现实里连雷狮本人都很少提起过他的母亲。

“你是雷狮的母亲吧,在下叫安迷修,也是。。也是。。”

“不用那么拘束,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但我想请你救救我的儿子”

“这 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雷狮的母亲告诉了安迷修,雷狮现在的情况,雷母他们这一代有种奇怪的传承,人在一般死去后,会随着投胎转世,而他们却有一次活过来的机会,但也需要现实的配合,如果现实的肉体维持不了,也就会成为梦中的幽灵,一直活在梦境中,而雷父在一年前,在雷母出事后并没有在现实中持续给雷母提供营养,而导致雷母没能及时的找回回到现实方法,而永远困在了梦境里。

“现在雷狮在现实肉体营养是你在提供吧!”

“是的”

“真的太谢谢你了”

“雷母你客气了,这是在下应该做的,况且雷狮是在下的恋人,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雷狮的!”

“好,救雷狮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让他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为什么是要失去呢?”

“因为只有通过这样才能刺激到雷狮,让他回到现实,但其中你可能会觉得没什么感觉,但对雷狮来说,梦境犹如现实世界”

“我知道了!”

雷母站了起来,手中笔画了一个光圈,光圈对面通往另一个地方

“从这里走过去,你就可以进到雷狮的梦境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脚刚跨过去一半时,转头发现雷母就不见了,安迷修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他必须去试一试,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跨过光圈,安迷修来到了一间教室,但很诡异,门窗是禁闭的,墙上和地板四处都有血迹,空气中弥漫着血的气味,桌面上摆着双剑,这种气氛让安迷修觉得有点诡异,为什么雷狮的梦境是这样子的!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场景。

“咚咚咚——”

地板在震动着,安迷修险些摔跤,扶住旁边的桌子稳住了身体,地板还在颤抖,紧接着一团黑色的东东出现在走廊里,红包的眼睛透过玻璃看向了安迷修,就想像猎手发现了猎物一样,那个东西开始撞击教室的门,安迷修现在才发现教室门的头顶上有个计时器,而它在不停的倒计时。

随着黑色怪物的敲打,数字跳的越来越快,门也快被破开了,安迷修手里握紧了刚才那把双剑,看向随时要破门而入的黑色怪物。毕业前还是剑术部的部长的安迷修对自己的剑术多少还是有点自信的。

黑色的怪物突破了门口,冲向了安迷修,正当安迷修要出招时,一道紫色闪电降下,击中了黑色的怪物,怪物瞬间化成了泡沫消失了。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和安迷修的视线,黑色的头发摇曳着,星星头巾绑在了头上,霸气的笑容和手上扛着的锤子,紫色犹如星辰的眼睛都在告诉安迷修站在眼前的人是谁。

安迷修嘴巴微微颤抖“雷狮,是你吗?”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