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瑞金】接线

接线员瑞X报警人金

微OOC! ! !

注意避雷 ! ! !

全文3千+,请读者耐心食用
此文脑洞来自简子 @简抒(鸽唱选手)
也祝四咸之一的珊瑚生日快乐!   !   !



1.

      夜幕降临,天上开始下起了细微的雪,银发男孩和金发男孩正走在去往市中心的游乐场的街上,如果路过的人留心观察的话,可能会发现俩个人牵着小手,十指相扣,两人的食指处还代着那“爱的证明”。

        这时,一个身影闪到了他们的面前,男人长的俊美但他胸前挂着张“记事人”的工作睁,男人也注意到了金和格瑞牵着的小手,还有手上的戒指......说明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呀~男人搓搓手开口道“两位先生,晚上好,不知两位需不需要个回忆录”

“什么是回忆录呀~”金问道

“就是记录你们俩因为什么事情联系在一起的,这样当你们不记得的时候可以翻出来看看之类的,怎么有兴趣吗?”男人一看金的表情就知道有生意来了

而吸引金的只有那短短的几个字,是呀,自己是因为什么事认识格瑞的.........

2.

      金在和格瑞认识前,是个作家,每天都会埋在自己的电脑前,写着自己的小说,靠着稿费过日子,看得人也很多,也偶尔会被某些出版社看上拉去出书,所以生活还算得过的还不算不错。

       可最近,他感觉老有人在跟着他,不管去到哪,总有一个人在跟着他,但每当金回头的时候,那个注视他的人不见了。

       可就在这几天,金的门被随便的涂鸦,信箱里塞满了看不懂的信,金以外是隔壁孩子调皮画的,可是隔壁小孩不是...算了,去找物业说说吧,金换上衣服,打开门,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离他家门口不远处是花坛旁,手里拿着刀,另一只手好想是...血包之类的?

         男人似乎是注意到金的视线,把手里的血包挤爆了,血从包装里流了出来,沿着那个男人的手臂滴在了地上,红的的眼睛直直的盯住金说道“一起玩吗?”

        金被吓住了,他看见那个男人准备要冲了过来,“砰”的一声,金背靠着门坐了下来后,屋外的男子,用力敲击着门,金还能听到那个男的在说什么

“出来陪我玩嘛——”

“我好无聊呀——”

“你TM到是把门打开!”

       门被持续用力敲击了5分钟,等敲击声停了,金扶着地板慢慢站了起来,眼睛往猫眼处看,刚才那个男人不见了,金还是又点害怕,慢慢的打开了门,四处张望,确保那个男的走了以后,金就发现自己的家门被红色液体给涂鸦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可能......就是刚才的......

       在那之后,金给物业打了电话,可物业那边说这个男人不是这里的住户,可能是外面来的吧,也叫金不用担心,他们那边也会留意的。

        可过了3天之后,那个男人就时不时出现在金的家门口,但再也没有敲过们,却在...在金家门附近跳舞,或者唱着金听不懂的歌。金也向物业反应了很多次,可一去多来,物业都怀疑金有点神经质了。

        可那个男人已经在金这里晃荡很对次,而且每次

都会做着奇怪的举动,直到有一次金开门的时候,发现家门口,有只被刺伤的兔子躺在那,而且金还发现旁边留了张字条:兔子给你做礼物,明天我还会来找你的门必须打开来迎接我哟,不然我就把你的头拧下来! ! !

         金开始惶恐了,他不能报警,会麻烦到姐姐的,物业也不相信他了,他该怎么办,时间已经很晚了,金就先睡了,他希望这些只是有人故意搞他的恶作剧之类的.........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那个男人来了,金通过猫眼还看见,那个男的,那个男的,手里拿着比往常好要长的锋利的东西。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不是自己写的那些小说剧情,金下意识的想打电话给自己的姐姐求助,可电话那边一直都是关机的机械声,金突然想到了什么,慌张的从鞋柜上的一个小抽屉里找出了一张名片,这是姐姐留给他的,说是电话另一头的人可以在姐姐不在是时候帮到自己,金二话不说的拨打了那传号码。

嘟嘟嘟嘟嘟——

“那个,先生,您好。”

“您好,我是格瑞,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

“啊,的确...我叫金...事实....我觉得我现在可能,呃,有危险,我不太确定。”

“可以和我聊聊。”

“....他在门外面,拿着..好像是,刀?还是玻璃碎片?是比较锋利的东西,我不太清楚...总之,他在门外。”

“他在门外?先生,请告诉我您的住址。”

“登格鲁区桐花路24号,对...4号。”

“金,放松,我在这里。

“抱歉... .,我知道.....不过他在门外,啊,他看上去好像有三十多岁,在走路...不过一直没有离开花....我之前也看见过他....不过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停留过... ."

“您这段时间一直都能看见他?”

“是的,一直能。他用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颜料在我的门上画了画,不过我擦掉了,也通知了过物业,不过好像没什么.用...他,呃,是喝醉了吗,总之,他好像... ."

“不太正常?”

“对,从他跟踪我之后...不太正常。”

“金,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在,跳舞...应该是 ,我不太懂,他就在门外面,好几天了,十点一-过就在那里。”

“先生,我已经通知了救助人员了,没事,他们马上就到!”

“他在靠近,他的鼻梁到耳朵后面有一道疤,他在笑,我看到他了!”

“金,你还好吗?

请一定不要挂断电话。这样我们才方便更好的帮助你”

“好的... .我不会挂的...我把门链挂上了,他应该进不来.... .啊!对!我去锁住窗户!”

金放下手机,慌张的去把家里所有是窗户都锁的死死的,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重物撞击。

"金,你还好吗?”

“没事....我摔倒了,但没有大碍”

“请小心!”

“我会的,我在沙发上,我把窗帘拉起来了...我想去猫眼那里看看他还在不在。”

“去吧,但是请一定要小心!”

“啊啊啊啊啊啊——..他把猫眼堵住了,我看不到他了,我觉得他在笑,我听不清!”

“没事的,金,我们马上就到,做回沙发,慢慢来,慢一点。”格瑞放缓了语气试图让金平静下来

“我不敢出声,他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可能就是这样物业才没有对他起疑,我明明和他们说过了!”

“我们会抓住他的。”

“金...你还在...你还在就好。“

“对,我还在。”

“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我不敢去房间拿充电插头,房间的玻璃没有防盗门安全。”

“我们在路上了,没事的,我们马上就到,请一定要保持联系。”

“好,希望他能撑久一 点”

一阵沉默,手机里传来金的呼吸声

“金,你还在吗?”

“我一直都在。”金回答道

“我打算去拿充电线了,我害怕。”

“没事的,金,我们快到了”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一句就回复一句,好吗?”

“好。”格瑞回答道,从金的叙述中可以知道,金是经常一个人在家的,难免会被人盯上

“我现在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的面前是电视机,它是关着的,我能看到我的影子。”

“是液晶的吗?”

“是的。现在我站在地板上了,好好笑,我在打电话之前都是缩着的。”

“可以理解。”

“我把水果刀带上了。”

“不要伤到自己”

“嗯,现在我在往房间走,穿过了走廊,走廊没有窗户。”

“对,所以他看不见你。”电话一头的金算是平静了许多,这是个好兆头。

“我快到房间门口了,我听到了他在笑,他好像又在唱什么?”

“不要管他,拿上东西,我们回客厅。”

“好,我看到充电线了,在床头柜那里。”

这段过程中,金的声音逐渐压低“我觉得我在说悄悄话。”

“是,和我说的,金,你的声音很好听。”

“谢,谢谢夸奖。”金脸红了,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不合适,但...好像好久没有人直接夸他了

“深吸一口气。”

“嗯”电话里传来金吸气声

“我去拿充电线了。”

“好。”

突然的敲击声,让原本去拿充电线的金陷入了恐慌

“他在砸窗户!他真的在砸!我的充电线掉了!我该怎么办”

“金!冷静下来!金?!”

“声音好大!他是不是快要砸开了? !天啊!格瑞救我!”

“金!冷静!回客厅,锁上房间门!”

“不! !我..."突然的断线,手机没电了。

     金蜷缩在墙的角落,脚步声逐渐的接近,金知道那个男的来了,那个男的要把他......不管了,打不了和他拼了!

         金听着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了,来了!下一秒,金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 ,手里水果刀向靠近他的那个人砍去,可金没有听到应有的疼痛尖叫声,而且刺的手感也不对 ,金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武警服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而手里的水果刀刺到了护盾上,这时的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啊啊啊啊——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进去!”

       屋外穿传来的声音,吸引了屋内的金,金探出头来,发现那个男的被一群武警给压的死死,嘴里还在说着一些金听不懂的话,不过从现状上看 一切都过去了。

      站在金旁边的那名武警,拔出了插在护盾上的水果刀,递给了金“多亏了你保持通讯,我们才能展开合适的救援计划,哦对了,接线员要我把电话给你!”

      武警把手机递给了金,金接过手机,里面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金,你那边怎么样了?”格瑞问道

金愣了一下,回答道“我,我没事了,谢谢,谢谢你格瑞,谢谢。。”

    此时的金,抑制了很久的泪水,就在这时释放了出来,从前面的恐慌到后面格瑞的指导,让他终于得救了。电话一头的格瑞听到金的哭声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但听到金的哭声是那种释放压力之后的那种哭声也就放心了。

     金听到电话一头传来了一阵嘟嘟嘟声,把手机还给了武警,武警接过手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擦了擦自己的手机,生怕金的鼻涕眼泪弄脏自己的手机 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过你小子也是厉害呀 竟然能让格瑞出面!”武警开口道

“这是什么意思?”金不解的问

      武警抽出了一支烟,叼在嘴上“因为这小子以前当接线员的时候 ,都很少出来看自己的报警人的,你小子到好,竟然能让他出来!”

“你是说 格瑞会过来见我”金有点感到不可思议,毕竟人家刚刚还帮助了他,见了面一定要好好道谢才行。

        过了一会儿,一辆警车开进了金的小区,一名男子从车上下来了,银色的头发,黑色的发带,一双紫罗兰的的眼睛,穿着一身灰色的羽绒服走了过来,让金一眼就知道这就是刚才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帮到自己的男人。

       金走到格瑞的面前“你,你好你就是格瑞吧,刚才真的谢谢你了!”

       格瑞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金,那犹如太阳的笑容,让格瑞的那里快速的跳动了一下 ,看来真的是个小孩子呀~格瑞揽过金的腰,蜻蜓点水般轻吻着金的头。

“啊唉唉唉唉!什么!”金被格瑞突然起来的吻,惊呆了,脸立马变成了一个红苹果!

“为什么会突然亲,亲我!”金有点不知所措,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兔子

“噗,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呀!”格瑞回答道

“什么!”

“你姐和我们局长是夫妻朋友的关系,而我局长的养子,你姐就自然而然把你给我了!”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3.

          “对不起,我们不需要”格瑞的身子挡在了金的面前,记事人被格瑞吓得溜走了,金这时才回过神来,扯了扯格瑞的衣角,格瑞转过头,看着金那天蓝色的眼睛下,一脸忧郁的神情,双手抱住了金“放心,我不会让你在受到伤害的!”

       金知道格瑞在这方面有很强的保护欲,他推开了格瑞“我没事,不过想到我姐被着我偷签那个婚约的事,我想想就生气!”

“那你后悔吗?”格瑞问道,一只手揉搓着金戴戒指的那只手

“不后悔,因为格瑞在我的心里已经成为了我的精神支柱了,我才不要和格瑞分开呢!”金来过格瑞的另一只手,满脸幸福的看着格瑞,格瑞看着金,心里溢出了满满的幸福感。

“啊啊啊啊!时间快不够了,格瑞我们快点吧,要不然就要关门了!”金拉着格瑞的手往前跑,在后面被拉的格瑞看这金的背影,嘴角上扬,看来这孩子般的性格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