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安雷]知更鸟

大赛背景!!
人物角色死亡预订!
微OOC!!BE!!!注意避雷! ! !

最差选手来了!  !  (丢人了)


就在前几天,大赛第5的双剑骑士安迷修,接到了大赛系统的特殊任务:
任务的名称:杀死“知更鸟”
线索提示:可以看见所有人,将如何死去!
时限:2天
奖励:获得“知更鸟”元力
惩罚:没完成任务则被“回收”或元力交给“知更鸟”
任务不可拒绝! ! !

     最后一行那几个大大的红字,已经表明,安迷修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过,这个线索提示也太少了吧!不行!在下可是正义的骑士,怎么会出现这种负面情绪呢!

      安迷修关掉了系统终端,这时,一声巨响引起了安迷修的注意,听声音的方向,离这里不远。

      当安迷修赶到现场时,场面已经一片狼藉,地面上有烧焦和打斗过的痕迹,很多倒在地上的参赛者,逐渐化为原力种,而站在这些参赛者中间的那个人,旁边积分系统上的数字在不断的上升着,而本人却拿着一个锤子,摸了摸还残留在嘴角边的血迹,一双犹如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睛,看着站在旁边的到来的骑士“怎么?大赛第5的双剑骑士,安迷修,也想来凑个热闹?”

安迷修紧握他手里的双剑,低着头“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哈?安迷修,你脑子没烧坏吧?这里可是凹凸大赛,你以为。。。”

    下一秒,一股带有锋利的剑气向雷狮斩去,雷狮立马拿起雷神之锤挡了下来“怎么?正义的骑士想讨伐恶党?好呀!”雷神之锤一挥,把架在面前的双剑推了出去。

       安迷修退后了几步,刚想准备冲过去,继续讨伐眼前的恶党,却发现雷狮在喘着气,人靠着雷神之锤勉强的站了起来,腿部,腰部,胸口处,都有受伤的痕迹。

“怎么了?安迷修你不打了”

“雷。。狮,你受伤了,需要治疗!”

“我才不需要。。鶸的。。帮助!”雷狮突然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雷狮自己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山洞里了,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人用止血带给包扎过了,雷狮捂着自己的伤口,坐了起来,好痛,看来这次伤的不轻,没个一两天看来是恢复不了。雷狮环顾四周了四周,发现这个山洞东西很齐全,就像是个临时的安全屋一样,望向桌面上你刻有马图案的木杯,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救了他。

“雷。。雷狮?你醒了?”

        从外面回来的安迷修,怀里抱着从外面摘来的野果,看见雷狮醒了,多少有点惊讶,安迷修不慌不忙的把野果放在桌面上,脸上微微泛红,安迷修承认自己喜欢雷狮,只是自己老是不敢面对而已,把雷狮带回来也是自己的主意。

“那个。。雷狮你要吃果吗?”

“哦”

       雷狮接过安迷修递来的野果,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没三两下就吃完了,转头看见坐在前面的安迷修,一直在看着自己,感觉有点怪怪的“安迷修,你有事就快说,一直看着我,我鸡皮疙瘩都要起一地了”

        回过神的安迷修,哦了声“那个,雷狮,你知道大赛里有谁是可以看见,人是如何死去的吗?或者是有知更鸟之类的称号之类的?”

“没有”

“哦,什么?没有?”安迷修一脸不感相信的看着雷狮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你以为我们海盗团是情报屋之类的东西吗?怎么?接到了什么奇怪的任务了?”

“是的,也就是今天接到的,说要杀到知更鸟的任务,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

“有什么惩罚之类的吗?”雷狮问道

“啊?没有啦,就是扣积分之类的,没什么的”安迷修一边回答,眼睛一边往别的地方看

      
        真是个连慌都不会撒的人,雷狮看了安迷修几秒,眼睛突然变的血红色,但很快就变回了那紫色的眼瞳,被注视到的某骑士,耳根处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没感回过头看雷狮 “呐,安迷修,你有想过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突然被问到的安迷修愣了愣“没,没想过,怎么了?”

雷狮叹了口气“你迟早会被那傻逼爱情埋葬死!”

“雷狮,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对了,明天我让卡米尔他们过来接我,今晚住你这没问题吧?我相信,正义的骑士不会在意以前的事,来欺负现在我这个伤者的吧”

      刚想怂回去的安迷修,发现自己在这方面从来没有说过雷狮过,便摇了摇头“我去外面守着,你放心睡吧”

        雷狮很震惊,这次安迷修没有像以往怂回来,以他的风格都会,怂回他一两句的,可这次。。。

“那个。。。雷狮你能听我讲个故事吗?”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被我师傅收养了,他说见到我的时候是在森林里的中心湖里 旁边什么都没有,只有风,风在托付着我,待我到6岁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有操控风的力量,师傅告诉我风可以很温柔,也可以变的很尖锐,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让这股力量变的尖锐起来。你说我会。。。”

       平缓的呼吸声在耳边想起,安迷修转过头,雷狮已经睡着了,头发放了下来,睡着的雷狮少了平时的那种锐气感,犹如一个普通的孩子一般。

       看来是真的累了,安迷修靠在椅子上听着平缓的呼吸声,不知不觉的也进入梦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安迷修的脸上,安迷修示意的用手挡住了这刺眼的阳光,看了眼还在里面睡着的雷狮,悄悄的离开了。

        安迷修来到平时刷积分怪的地方,有些路过的参赛者看到安迷修会示意的去问声好,他也会问一下关于知更鸟的线索,问了很多,但都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正当安迷修要回去的时候,听到几名参赛者在议论什么,安迷修竖起耳朵听了听,虽然这样偷听别人讲话的行为不太好,但就一次应该也没什关系吧:

“喂,你听说了吗?雷狮海盗团现在只剩下雷狮一个人了?”

“什么?那卡米尔他们呢?”

“都在上一场比赛死掉了!,你查一下排行榜就知道了”

“那现在,杀掉雷狮这个大赛第4岂不很容易,前几天我还看到他被人围住了。。。”

      接下来的话,安迷修不敢在听了,找什么知更鸟已经对他来说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回到雷狮身边,回到他暗恋许久人的身边。

“哼,都受了那么多伤了,竟然还能使用原力武器,不亏是大赛第4的雷狮”为首的红发女孩冷声道

“彼此彼此,不过你们能尾随到这也是不容易呀,一群鶸!”此时的雷狮已经被逼到了山洞的壁岩上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你的那些手下已经不在了,我看你还能怎么办?给我上!”女孩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向雷狮冲了过来

     雷狮想在使用原力时,发现自己的原力已经耗尽了,看来,这次是真的要。。。

突然,一阵飓风吹来,原先围住雷狮的那群人瞬间倒地,一部分化为原力种,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雷狮的身前“雷狮你不要命了吗?你不知道你刚刚。。。。”

雷狮从被后抱住了安迷修“雷狮。。你。。?

“安迷修,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不适合说慌,漏洞百出的,你可能已经知道卡米尔他们已经死了的信息了,我身上的伤刚才有个刺中了要害了,真的好痛!”

“雷狮你别说了,我会带你出去的。。”

“还有。。咳咳你的风估计以后都会变的尖锐了!”

“雷狮?你在说什么?”

雷狮咳了两声继续道“2天时间也快到了,所以我来帮你完成那个任务,还有,我爱你,安迷修!”

说完,雷狮突然握住安迷修的手,凝晶瞬间穿过胸膛

还没反应过来安迷修被雷狮的举动拉了回来“雷狮?雷狮?雷狮——————!”

系统提示音在这时响起:恭喜参赛者安迷修完成杀死“知更鸟”任务!获得“知更鸟”元力

从那以后温柔的风变的尖锐了起来,其中还带有微微的雷电。。。

“安迷修神使大人?醒醒!新的参赛者来了”裁判球的声音在安迷修的耳边响起,安迷修扶着床边坐了起来,摇了摇头,发现自己不知知什么时候流下了泪水,心那里隐隐作痛,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安迷修大人?安迷修大人?”

“没事,我们去迎接新的参赛者吧!”

“对了,安迷修大人,刚才七神使大人送了个知更鸟木雕给你上面还刻了RAY是什么意思呀?裁判球在旁边问道

“嗯。。。在下一时也想不起来,但感觉这个对在下很重要,你先替我收好,改天我在去感谢七神使”

知更鸟=爱情
被爱情埋葬死=失去你所爱之人所有记忆

PS:对!安迷修就是记不起雷狮了,有种你们来打我呀!(嚣张)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