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安雷]地震时的紧紧拥抱

学pa安雷酱
双箭头
微OOC!
注意避雷!

我可能是最差最晚的一个了,我也不期待有多少人能看到了,随缘吧!

——
————
——————

       清晨,安迷修推开住宿的木门,阳光照得人暖阳阳的,审了个长长懒腰,深呼吸,果然山区的空气更新鲜一些,没有城市那种乌烟瘴气的感觉,安迷修转身关上木门,手里拿着准备要复习的学考资料,踩着脚下纯天然形成的石台阶,往山区唯一的学校方向走去。


       一年前,还在城市上学的安迷修,突然提出要转学,班主任感到非常的惊讶,明明成绩那么优秀,在班上还担任班长的安迷修,为什么要提出转学呢?难道是自己的教学出了问题?安迷修摇摇头,说是自己不适应学校的生活才提出的转学,不是因为老师的问题啦。班主任也知道安迷修班长的性格,决定的事往往很难改变,无奈的只能看见一个优秀的学生离开。

       安迷修不是因为什么不适应才提出的转学,班主任说的没错,他的性格就是很执拗,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人,雷狮!安迷修和雷狮是竹马关系从小玩到大的那种,但两个人的性格却是属于水火不容的那种,一见面没聊几句就转变成打架场景。但就是那样性格糟糕的雷狮,安迷修却偏偏喜欢上了,这份喜欢的感情,在安迷修的心里迟迟挥之不去,像寄生虫一样寄生在安迷修心脏那里,可自己却一直不敢拿出勇气去向雷狮告白,而是选择了逃避。

         而这次是因为雷狮在这所学校而且又跟自己在同一个班上,这对暗恋雷狮已久的安迷修是一重沉重的考验,所以安迷修选择用转学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虽然这个方法就像上了战场的逃兵,但在安迷修心里,这个方法却是最有效的。而且。。。像他这样的直男性格,雷狮会喜欢自己就怪了,而且还是一个“逃兵”,换作是谁都不会喜欢的,更何况是雷狮。。。

        回想的思绪回到了现实,安迷修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了教室门口,安迷修起的很早,以至于现在到班的学生没有几个。安迷修决定在自己的位置趴一会儿,昨晚因为复习的太晚,导致睡眠严重。

       等上课铃响了在起来吧,可刚趴下去没多久的安迷修,就被几个路过的女生给吵醒了

“你听说了吗?我们班好像要来个超帅的转校生呢!”

“假的吧,怎么可能,像我们这种偏僻的的山区学校,有想安哥这样的人来,已经是我们学校八百年修来的福分了,怎么还会有帅哥转校生来我们这,几率也太小了~”

“可我刚刚路过辅导室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呀,而且还和我们班主任挺聊的来的,而且还绑这一条星星头巾,超帅的!。。。。。。”


      剩下的话,安迷修就没有在听下去了,光是“星星头巾”这几个字就足以让安迷修从熟睡中中炸了起来,同学们有诧异的眼神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安迷修,安迷修这时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绕绕头,用尴尬般的表情向周围的人道歉,然后自己又坐了回去。

        十指相扣,开始低头沉思。不可能,不可能,雷狮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这种山葛啦的地方,雷狮他从小就讨厌,而且雷狮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呀,呆在城市不好吗华,不会是因为我才来的吧?怎么可能,安迷修,想多了,而且绑这种头巾的又不只雷狮。。。。。一个

      安迷修此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个他熟悉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而且人还就在教室门口————雷狮!

        雷狮的身后跟着固然是他们班的班主任,雷狮走到讲台上来了简单而又不失礼貌的自我介绍,这一举动就让雷狮当场收获了无数的异性好感和同性的仇恨感,当然除了安迷修除外,班主任给雷狮安排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传说中动漫男主角的位置,而雷狮的前桌就是安迷修!




      雷狮从讲台上走了下来,以前身上穿的那些破洞衣和破洞裤换成了学校的秋季校服,以白色衬衫打底,再加上V领的黑色短袖毛衣,原本丑到极致的校服,在雷狮身上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窗外的阳光斜照在雷狮那双紫色的瞳孔里,仿佛在那片星辰大海里,有一片美丽的极光!


      雷狮走到安迷修的位置时,停了下来,眼神对视着“我说,安迷修,好久不见呀!”


       雷狮45度的微笑,向安迷修打招呼,亲切的话语里,只有安迷修懂的里面的隐藏的含义。雷狮说完,来到了自己是位置便坐了下来,而安迷修这边表面看上去很平定,实际上内心里像一团打结的线,怎么也解不开。真的是雷狮,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不在学校里好好待着,跑这里来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总不能再转学吧!

       第一节课相对平安无事的过去了,安迷修也承认了这个不可改变的现实,决定跟雷狮聊聊,想趁这次机会表达自己的心意,他也不愿意做一辈子的“逃兵”

“那个。。雷狮,我有事想。。。。”

“安迷修,你有事就快说,没看见老子在睡觉吗?”

     雷狮抬起头,头上还有趴住睡觉时而产生的红印子,眼睛那还有浅浅的黑眼圈,不用说雷狮一定是昨晚通宵熬夜了,而且现在雷狮用一种你超老子睡觉,就把你。。。的眼神看着安迷修

“没,你继续睡吧!”

     雷狮立马又趴了回去,很快就睡着了,安迷修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离开雷狮太久他都差点忘记这个恶党在睡觉的时候脾气是最差的。

        安迷修还记得有一次,雷狮在班上睡觉的时候,一个路过的男生,不小心把手里的矿泉水瓶里的水,正中靶心的泼到了雷狮的头上,还在补觉中的雷狮被突然泼了一头的冷水,还没等人家解释完,二话不说的就揪着人家的衣领从窗口那扔了出去,而且用的还是单手,把人扔了下去后,雷狮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补觉了,事后,雷狮好像被停学回家一个月,还好当时是在2楼,要是楼层在高,雷狮估计就要退学了。

       平安的度过了一个早上,这对安迷修来说这是最好不过的,教室里的人早已走空,正当安迷修也准备拿着东西准备离开时,某个睡觉睡了一早上的人叫住了他

“安迷修,你就这么忍心丢下一个新来的同学就这么走了吗?”

“雷狮同学,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就和你住了!”

“雷狮,我凭什么听你的!”

“安迷修,你妈的话总会听吧”

      雷狮指了指安迷修手里的手机,安迷修开屏一看,信息栏那里显示着“+1”,点开一看,是自己的母亲发来的,过了一会,安迷修的脸上就多了几根黑线,叹了口气,又看了眼雷狮,脸上满脸的写着“必胜”的两个字,安迷修只好乖乖听母亲的话,答应了雷狮。

“雷狮,我先声明到了家里别乱动我的东西!”

“哦,那床上还有那只小马抱枕吗?”

“雷狮你这个。。”

“嗯?”

“没事,我们回去吧”安迷修你要淡定,母亲已经说了,不能和雷狮打架的,要淡定,和睦相处。

       雷狮从座位上拽着一件外套,就跟安迷修回家了。回家的路上,雷狮在后面无聊的踢着路上的碎石,到了台阶那里,雷狮连杀人的心情都有了

“为什么,这石台阶那么长,烦死人了,安迷修你怎么住在这种鬼地方”

“这又不说我说的算!”

“那安迷修同学,为什么要提出转学这种事呢?这事好像不是你妈说的吧?安迷修”

“我,我只是不想在城市里读而已,而且你看这里的环境总比城市好的多吧”

       安迷修面带微笑,手指玩弄着自己的碎发,像极了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而雷狮用那双犹如审讯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安迷修,蠢货,明明从小到大都不会撒谎,这么明显,傻子也看得出来

“安迷修,真的是那样吗?”

 

“雷狮,我……”

      就在这时,地面开始晃动,树木开始摇晃,在这不远处都可以听到小鸟的叫声,那种对事物恐惧的叫声。安迷修和雷狮被地面的晃动饿跌倒在了地上,不敢立马站起来。

       安迷修在晃动中想起这里居住的村民说过的传说,原来这里曾发生过地震,那一次的地震带来了很多损失,原本居住在那里的大部分人都死于那次地震,而且当时下着雨,月亮的颜色变成了血红色,到处都是人们的哭声和求救声,等到政府的人赶来救援时,只有在学校操场那片空地的人活了下来,而没在那片空地待的人,都死了!

    

      安迷修抬头看了眼天上,天上乌云密布,而月亮变成了血红色,地面的晃动停了下来,安迷修扶着地面,慢慢的站了起来,看向雷狮,而另一旁的雷狮也正好看着他

“现在去哪?”雷狮问道

“去学校操场的空地,那比较安全”

     雷狮点了头,可当安迷修和雷狮到学校时,到处都是人,哭的哭,伤的伤,安迷修看到他们班的人在一片空地坐着,转身想叫雷狮时,发现原本跟着他的雷狮,不见了!雷狮去哪了?

        这时,地面有开始摇晃了,人们抱住头,有点大声的哭泣着,有的人在莫莫的祈祷,可安迷修却像疯了一样在人群里寻找雷狮的踪影,安迷修慌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曾经一度想着如何躲着雷狮,现在却想让,雷狮立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他那颗不安的心。

      地面还在摇晃,人群里的哭泣声,不断的在告诉安迷修要找到雷狮,一只手突然拉住了安迷修,安迷修以为是雷狮,可回过头却看见一张满脸皱纹的脸

“安迷修?你去哪?”

“老师,你看到雷狮了吗?”

“雷狮?我刚刚看到他往教学楼的方向跑去,我还想叫住他的,等等,安迷修,你去哪?”

       安迷修穿过人群来到了教学楼,地震在这时停了下来,但不保证不会再地震,安迷修以最快是速度来到他们的班,看到了那个他一直想要躲避而又想立马见到的人——雷狮!


     教室的角落头里,雷狮的左手臂被划破了一道口,血不停的从伤口里流出,撕裂般的疼痛感让雷冒了一声的冷汗,该死,那吊灯偏偏那个时候掉了下来,晚一步就要被砸死了。

“雷狮!”

“安迷修?”

    雷狮忍着疼痛,看着安迷修,这个傻逼骑士,跑的那么急,我又没死。

“雷狮,你等着,我过去帮你!”

“别过来!”

“安迷修,你不想被天花板上的吊灯砸死,你就试试!”

        安迷修抬头,天花板上满是裂痕,而吊在上面的吊灯的线,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来的危险,安迷修看了下他和雷狮的距离,在望着那随时都会掉下来砸到他的吊灯,可一想到地震可能随时还会再发生的因素,安迷修咽咽了口水,下定决心赌一把,雷狮一看安迷修的眼神不对劲,就知道不妙

“傻逼骑士,我警告你,你别过来,你。。”

      下一秒,安迷修犹如冲刺终点一般,快速跑向雷狮,在抱住雷的那一刹那,天花板上的diaif吊灯掉了下来

“卧倒!”

        雷狮被某人抱了个满怀,身后重重的砸到了墙壁上,接着墙壁发出了断裂的声音,扬起来的灰尘挡住了两个人的视线,接着就是一片漆黑。

“咳咳咳,雷狮?你没事吧?”

     房屋的倒塌,使安迷修此时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四周的墙壁给包围了,该死被困住了,手下意识的摸的摸到什么柔然的东西,好像是。。。。

“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好摸吗?”

“没,我错了,雷狮。。。”

     安迷修借助墙壁缝隙投过的光,看到了雷狮此时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脸红了,不不不,雷狮怎么会脸红,不过。。好像真的是有点。。

“安迷修,你看什么!没见过人害羞吗?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家伙!”

“等等,雷狮你说什么?”

“喜欢你呀,你这个傻逼骑士!”

“所以。。。”

“没错,就是为了你,才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不知道为什么你来这,现在开心了吧?,还不快帮我包扎伤口!”

“好,好好”

        安迷修不敢相信雷狮既然喜欢他,不敢相信雷狮正的是为了他才来的,真的太。。可回想到刚才的事。。。

“嘶——安迷修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不能!”说完某人还有力大了个死死的结

“安迷修,你TM就。。。等等,安迷修?你哭了”

       泪水如大豆般的滴落在雷狮的肩膀上,看着某人哭了,雷狮有点懵了,他从小到大就不会怎么安慰人,更别说是这个傻逼骑士了。

“雷狮,你。。你知不知道。。当时你不见的时候,我是有多慌张,有多么。。。”安迷修的头靠在雷狮是肩膀上,泪水染湿了衣服的一角

“我当时听到班主任说你在时,我就赶紧跑了过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出事了!”

“嗯”安迷修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

“我很严肃的,你都不知道,那传说是有多吓人!”

“安迷修,你动脑想想好不好,现在是什么年代,我也听说了,就算那个传说是真的,这所学校已经比原来扩建了很多了好嘛!”

“这。。。。”安迷修不知道怎么说了,可能是真的在这里待久了。



“不过,某人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躲着我的原因吗?”雷狮的脸凑的很近,呼出来的气打在安迷修的脸上,太近了,近的快要亲上了!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呀雷狮!”安迷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用了毕身全部的勇气,心里的那块大大的石头瞬间消失的感觉,让他本人自己的舒服了很多。


“所以,你才一直躲着我,安迷修原来你暗恋我?看你这个样子已经是很多年了,真想不到呀~”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安迷修被说的脸色比刚才雷狮的还要红,头上的呆毛卷成了个爱心的形状

“所以,安迷修,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教室吗?”

      安迷修点了点头,他也想知道,是什么东西能让雷狮冒着生命危险回来拿的。雷狮伸出那只受伤的左手,拳头紧握着,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拳头张开,接着微弱的亮光,安迷修看见,是一艘木制的小船挂件,做工很粗糙,上面腻歪的刻着几个字“星辰大海”。


        安迷修想起来了,这是他在雷狮10岁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没错安迷修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雷狮的,那时候的安迷修没有什么零花钱,所以就手工雕了一艘小木船,这对还是年少的安迷修来说,是个很困难的事,但一想到是送给雷狮的,安迷修就会忘记手上被划破伤口的疼痛,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制作当中,做完时,安迷修见有点单调,所以又刻了几个字在上面,“星辰大海”,因为在安迷修眼里,雷狮就是他心中的那片星辰大海,也希望雷狮知道其中的含义,但又不敢确定,雷狮是不是也喜欢他,这对他来说,也成了他所触不可及的!

“所以,安迷修不止你一个人暗恋,我也是,而且这么有文艺的东西,我想只有我才看的懂你这个傻逼骑士的意思了”

       雷狮的话语,难免让某人很开心,可以说现在两个人的心是连在一,但现在的处境让安迷修有点头疼,他们怎么出去?这里又没有水,又没有食物的,而且天还怎么冷,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雷狮,我们怎么出去?”

“啊?等着呀!”

“可这里又没有水。。。”

      安迷修语塞了,他看见雷狮晃着他手机,屏幕上显示这一个红点的急救定位,好吧,看来是真的在这里待久了,都忘了这是科技的时代了。

“所以,安迷修,现在可以干点恋人之间该干的事吗?”

       雷狮话音刚落,冰冷的唇就贴了上来,蜻蜓点水一般,可随着雷狮的回应,安迷修开始得寸进尺,舌头撬开齿被,开始不断的吸吮对方,像是在宣告主权一样,最先推开的是雷狮,因为受伤的原因,呼吸什么难免会有些跟不上。

“这就不行了?我还想在你身上留点什么标记的!”

“变态!”

“不过,我现在有点困了,安迷修你可抱我吗?我有点困了。”

       安迷修还没有回答,雷狮就已经靠在安迷修的怀里了,不过一会儿,呼吸声变得平缓,看来是真的累了,安迷修抱着怀里的人,默默观察着雷狮的睡颜,雷狮睡觉的时候可以说是毫无防备的,就像一只黑色的家猫,时不时会往自己的主人怀里蹭,可以说,这时的雷狮少了平时的那种锋利感,取而代之是那种乖巧的可爱的感觉,让安迷修暂时忘记了,自己和雷狮现在还被困住的现实。

        安迷修下意识时的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深怕雷狮着凉,抱着怀里的人,回忆起以前和雷狮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知是怀里的人带来的安心感还是自己也累坏了的原因,困意不由自主的袭来,安迷修眨了一下眼睛,也随之进入了梦乡。

         救援队在短短的15分钟赶到了现场,并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安迷修和雷狮被埋的那座废墟,当救援队把残缺的墙壁打穿一个洞时,发现,此时在里面的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宛如恋人一般,谁也不能分开他们。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