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瑞金]回应

是写给我CP的文,迟了一点,祝他月考顺利!@ @亓亓亓亓林.

现Pa! !,4千字达成!
5年级格瑞X3年级金
糖刀预订,第一次写刀,所以很渣!
OOC预订,注意避雷! ! !




1.

“哟,今天,格瑞回来的那么早,看来是体育课呀!”站在楼梯口的老师,正拿着一个登记本,在格瑞名字那一栏轻轻的打上了个钩

“是的”格瑞放下手里的书,向登记的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拿着书往楼上走。

午托班的地方在这座楼的第五层,没有电梯,只能靠着楼梯才能到达,但没关系,年轻人多走走又何尝不可。格瑞的父母为了方便,给格瑞报了这个午托班,中午在午托班吃饭休息,下午在去学校什么的,会方便许多。

格瑞站在门口,见门没有锁,就直接推门进来,正在前台伏台的老师似乎是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到是格瑞又直接睡下去了,在这些老师眼里,格瑞是一直都是个乖孩子,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不吵不闹的,不像别的孩子让他们这群老师头疼的要死。

格瑞见到前台老师动静,也没说什么,直接向他住的房间走了进去,每个房间可以住20个人,每个房间都有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而格瑞他们的房间名叫丑小鸭。

格瑞推开门,冷空气迎面扑来,吹得他不轻易间打了个喷嚏,床是上下铺的,而格瑞的床是睡在下铺,这也方便了出入,不用像上铺那样来回的爬。

格瑞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了眼墙上的钟,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有15分钟,可以靠着被子小眯一会儿,格瑞把书放到自己的被子的旁边,靠着被子开始小眯一会儿,可当那紫罗兰色刚闭上还不到一会儿,格瑞就被一阵捣鼓的声音给吵醒了

格瑞扶着床坐了起来,揉了揉还有睡意的眼睛,看见一头梳着双马尾的金发女孩在他旁边的床铺着床上用品,女孩察觉到了格瑞的视线,转过身面带微笑看着格瑞

“对不起,打扰到你休息了,我弟弟今天过来住,还有什么地方不懂的还需要你麻烦照顾他!”

金发女孩说的话让格瑞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能拒绝的意思,而且刚才她说了弟弟,看来她还是个姐姐。

格瑞点了点头,金发女孩见到格瑞的回应,拿起她的挎包就离开了房间。坐在床上的格瑞看了眼时间,快开饭,先去吃饭先吧,格瑞起身的时候看了眼自己床铺的旁边那铺床,那铺床在格瑞来的时候就一直没人睡,突然多了个人睡在那,多少对他有点陌生,算了,只要不吵到他休息就行。

中午的饭菜不算难吃,还有寿司吃,对格瑞这种吃不了太多的人,都忍不住多要了一块。吃完饭的格瑞,回到那间“丑小鸭”的房间,想继续补觉,昨晚为了复习今天的数学考试,很晚才的睡觉。可刚一进门就见到他旁边的那铺床上坐了一个人,和刚才那个女孩一样的金发,戴着一顶黑白色的帽子,蓝天色的眼睛在被阳光照亮下极其透彻,应该就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弟弟了。

男孩趴在床上,腿在床边上下摆动着,看着格瑞那本原来放在床上《我爱科学》,看的津津有味。格瑞走到那个金发男孩的面前,可能看的太投入了,金发男孩好像没注意到格瑞此时站住他的前面

“那个——”

“啊啊啊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拿你的书看的,只是我想看的这期,姐姐实在不给买,实在是抱歉”

金发男孩的慌张,让格瑞一下子不盖怎么回答他,而且这本书也很少人会喜欢看“没事,你喜欢看就好”

金发男孩听到格瑞的回答,垂下去的头,立刻抬了起来,天蓝色的眼睛闪着亮光,手伸格瑞道“那个,我可以和你交朋友吗?这本书我也很喜欢,我叫金,你叫什么?”

“我叫格瑞!”





2.

就这样,格瑞和金成为了好朋友,开始的时候,格瑞觉得金就是个好奇的人,但渐渐的,格瑞就觉得金,好烦,就想一个质问箱一样,有问不完的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格瑞自己本人又很有耐心的回答金的问题,这可不像他以前,每当金用他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格瑞时,格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拒绝不了,可能是某种自己说不出来的特殊原因吧。

和往常一样,格瑞一到午睡时间就睡了,旁边的床今天意外的是空的,不知道为什么,金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来,可能是学校有什么事耽误了。

格瑞看着因为拉了窗帘而变的漆黑的周围,这让格瑞感到有点不舒服,觉得这时应该有束光比较好,可现在是午睡时间,是不能随便拉开窗帘的。

格瑞闭上眼睛,刚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被一阵开门声给吵醒了,接着听到了隔壁床铺的卡拉吱声,声音越来越近

“格瑞,你睡着了吗?”金靠近格瑞的床边最贴近格瑞耳朵的地方小声的说了一句,金见格瑞没反应,正要缩回去的时候,银发青年回了一句

“没,我还没睡!”

“啊啊啊啊——”

“嘘——小点声!”格瑞捂住金的嘴巴,示意金小声点,金点点头,格瑞把手放开,拿出放在枕头低下的纸和笔写了几句话,然后递给了金:

小声点,不要吵到其他同学,有什么事用这个来说

金接过看完以后拿起,刷刷的写了起来,穿过扶手栏杆,推给了格瑞,格瑞接过纸条,圆圆而又歪扭的字迹,看的出写字的人还不习惯在漆黑的环境下写,而且还写到了格瑞刚才的字上,不过这不影响格瑞的看字:

我,我今天被老师拉去练习吹笛了,所以回来晚了,不过格瑞你放心,我吃过了,饱饱的,那我是不是让格瑞久等了,毕竟我都是和格瑞一起吃饭的。

看了金的回复,格瑞的心比刚才平静了许多,毕竟往常都在一起的人,突然没来,换作是谁都会着急的,但从文字中知道原来金会吃笛这件事确实是让格瑞有点意外,这么晚还被留下来训练的,估计只有学校的管弦乐队的老师敢留人了,管弦乐队是这所学校的特色之一,听说拿了市好几个奖项。

格瑞想了一会,把纸又推了回去,金拿过纸,看了看:

没事,你回来就好,快睡吧,时间不早了

格瑞的字很正,而且写得很漂亮,在那么黑的情况下还能写那么正,估计是以前也这么干过吧,金拿起笔,又写了几句,推回给格瑞。格瑞接过纸条上面写着:

知道了,格瑞最好了!我马上睡,我以后可以拿这张纸和格瑞聊天吗?

格瑞抬起头向正等着回话的金点了点头,金看到了,示意着格瑞继续往下看,格瑞把视线移回到纸上:

格瑞,午安!

简单的几个字真戳格瑞的心,这,已经好久没有人跟格瑞说过这种话了,温暖的话语直流全身。格瑞抬起头,趁着风吹开窗帘的那一刹那,微弱的光线投了进来,格瑞看着正看着自己的金,嘴唇微动了一下,算然金听不道格瑞讲了什么,但金看的出来,格瑞用唇语对他说了句:

午安,金!




3.

时间过的很快,格瑞和金之间的用的聊天纸已经不能满足那种随便的A4纸大小来满足了,而格瑞也早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专门买了一本比笔记本还要小的本子,本子的大小刚好可以穿过两铺床之间的栏杆空隙。

金有时候会回来的很晚,听说金的姐姐还帮他报了个午间补习,就是趁着吃饭的空余时间来上一点点课,金有时候解不出来的题都会向格瑞请教,比自己大两年级的格瑞对金现在的题目在熟悉不过。

格瑞也考虑到金会不会直懂这个题怎么做而没弄懂这类题目所用的公式之类的,格瑞会在帮金解决完这个题后再出类似的题做,金有时候会耍赖,用他那天蓝色的眼睛直看着格瑞,希望格瑞会给他一点提示什么的,可格瑞为了金的学习最后都会说一句:自己想,想出来了给你吃黑糖话梅。

帮金解决完问题后,也到了午睡时间,窗帘一拉,周围也开始变黑了起来,格瑞刚一趟下来,一个小小本本就直戳格瑞的头,格瑞接过本子,上面的字迹比往常要工整了许多:格瑞,格瑞,你喜欢什么花?

格瑞不知是脑袋一热还是什么,回了一句话:马兰花,金!

拿过本子的金看了看,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手中的笔快速的写了几个字,本子又传回了给格瑞 ,格瑞接过本子:格瑞你。。你是。。是喜欢我吗?还是这是花的名字?!

格瑞看了金的回答,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写了个“金”字,可格瑞就觉得这好像就是他的回答,不知拿来的勇气,格瑞回复了金用的时间很长,另一边的金以为格瑞睡着了。

金接过本子,看了格瑞的回复,脸开始微微发红,头埋到了枕头里,格瑞回复了给金的内容是:两者都有!

突入起来的告白,让金的脸更红了,金回想起和格瑞刚认识的点点滴滴,格瑞帮他打饭,自己喜欢吃的什么,格瑞都会帮他买,在自己生病不能回家的时候,格瑞会留下来照顾他,自己回午托班时被高年级围堵的时候,是格瑞帮他解决的。从那时开始,金的心那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有个人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心那里暖暖的,快要熔化时,金已经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格瑞了。

金,刚要拿起笔时,一只手无形的夺走了金的纸和笔,庞大的身影站在两个人的旁边,格瑞和金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巡房的老师会这个时候来!

为了不打扰到其他人休息,老师把金和格瑞叫到走廊外面训了一遍,老师万万没想到,好学生格瑞和金会做出这种事,两个人模着黑在互相传纸条这种事是在午托班绝对不允许的,因为这样不仅伤害孩子的眼睛,还耽误了他们的睡眠时间。而且从本子的内容可以看出,两个人有早恋现象而且还是同性恋!在这个社会是万万不允许的 !要近早除根!

老师训完后,立马又通知了两边的家长来到午托班,说了事情的经过,聊天本放在两位孩子家长的面前,格瑞被当场训了一遍,而金却被自己的姐姐拉住带走了。




4.

过了一周,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但格瑞却没有这样的感觉,自金被他姐姐带走后,就在也没有出现过,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格瑞也不知道金在学校是哪个班的,只知道金在三年级的,不可能让格瑞去三年级一个个班去找吧,这样可能会影响到金的学习。

格瑞在思考这么联系到金的时候,不知不觉回到了“丑小鸭”的房间,看到自己床铺旁边那铺空空无人的感觉,格瑞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敲击他的心脏,好痛,好痛,难以呼吸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希望金 此时就在他的面前对着他笑,可是现实当中金不在这里。

格瑞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金在聊天本里提到的事,金当时在聊天本里说过,如果格瑞每天在他的床上放一颗黑糖话梅糖的话,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来吃这颗糖。

格瑞原来也问过金为什么会怎么喜欢吃黑糖话梅糖,金说它看起来黑黑的,但它是甜甜酸酸的 感觉有种人生那种酸甜苦辣的感觉,虽然只有两种味道,但金觉得这就足够了。

自那天起,格瑞就开始,每天在金的床上放一颗黑糖话梅糖,时间久了糖堆起了一个小山,格瑞就专门买了一个大一点的盒子来装了那些糖,直到糖快要装满那个箱子了,金,还是没有回来过,但格瑞相信金一定会回来的。

突然有一天,格瑞回来的时候,那个专门要装糖的盒子不见了,格瑞以为金回来了,格瑞立马跑到他们吃饭的地方,补习的教室,甚至是他们玩飞行棋的地方,可都没有看见金的踪影,当格瑞回到“丑小鸭”房间时,发现一个紫发的青年抱住那盒装糖的盒子,手里似乎还拽着什么,格瑞走进紫发青年,开口问到

“那个,你是金的。。。”

紫发青年见到格瑞,把手里的纸和一条项链交给了格瑞“那个,我是金的同班同学,金要转学去美国了,临走前要我把这个交给你 然后他的床上用品和你给的这盒东西,他的父母会下午来拿走,就是这样。”

紫发青年交代完就匆忙的离开了午托班,格瑞慢慢的打开了那张纸,生怕弄怀它

格瑞,好久不见,如果你拿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在家里收拾行李了,你可能会责怪我,为什么不去见你最后一面,自那件事以后,父母就非常生气,而我刚好被一个美国专门弄管弦乐队的的学校看上了,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去了美国,我知道,格瑞你喜欢我,我也不讨厌同性恋,但自从那次以后父母就断绝了我所有的在外面的联系,这封也是我求了姐姐好多次,才帮我的,所以格瑞忘了我吧,送你的项链是紫水晶项链,就像格瑞眼睛的颜色一样,可格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真的,我好像现在抱抱你呀格————


信的内容在这里停笔,看得出来,金写得很匆忙,格瑞读完信,紧握手中的紫水晶项链,泪水滴在了项链上,顿时,一个男孩的无助哭泣声响彻了整个“丑小鸭”房间!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