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安雷] 梦结

现pa!
ooc!   !
注意避雷!   !   !
@木槿 终于写完了!
我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个签绘呢!|。・㉨・)っ♡ 

上一章


——
————
——————

被双剑刺中的黑色怪兽瞬间化成黑色的泡沫消失,安迷修拿起双剑往雷狮身边靠近

“你没事吧?雷狮?”

“托你的福,我还没死透"说着便一锤捶死想靠近自己的黑色怪物

不得不说原来练的剑术还是有的用的,一个侧斩又一个黑色怪物死在安迷修的剑下,在两人的联手下怪物很快的被消灭了,安迷修收起自己的双剑

“雷狮,我说那个——”
转过身的安迷修看见雷狮虚力的靠在了墙壁上,右手的血还在不停的流

“雷狮你。。受伤了”安迷修看这伤口,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满脸的愧疚

“闭嘴!——”雷狮喊了一声扶着墙站了起来,拿过放在桌面上的止痛药,干吞下去了几颗,吞的太快难免会被呛住。

站在一旁的安迷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雷狮可以肯定是大学时期的雷狮,当时的雷狮执拗,霸道,不讲理,甚至还经常出去打架,逃专业课之类的,但对安迷修来说,这就是雷狮,哪怕他在这么坏,在这么一直和他对这干,但这就是雷狮呀,他最喜欢的人,哪怕现在他不记得我,哪怕他在现实中还是植物人。

“发什么愣呢?安迷修?”雷狮吃了药感觉好多了,但伤口里的血还再流。

“雷狮你那伤口。。。”

“别看了,你去旁边的柜子里拿止血带吧,你放心这些伤在现实里对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影响,你别忘了,这是在梦境里!”

“哈~是嘛!”安迷修一边回答一边去柜子里拿止血带

“你回会不扎的,安迷修!”

“我会呀,这不扎的挺好的嘛!”

“那也没叫你扎成蝴蝶结的样子呀!”

“我,我已经好久没帮别人包扎了。。。”

雷狮看着腼腆的安迷修,不得不说这让雷狮想起了什么,但到底是谁什么,雷狮却一直想不起来,想什么呢?回到现实再说!

“那个雷狮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距离下一次的传送快到了!”

“如果在房间里被那怪物吃里会怎么样?”安迷修那双蓝绿色的眼睛严肃了起来,认真的问这雷狮,雷狮愣了一下,回答到
“我也不清楚,可能会被一直困在恶梦里没错吧!然后一直醒不来吧!”

“就这些?”安迷修问道

雷狮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这也是从上次那个神秘的女人那知道的。

“怎么怕自己会被怪物吃掉?”

“没,不过上次那个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有人来吗?除了我之外!”

“没了!”

“什么!”

“那个人上次被吃掉后,已经有半年没来过人。”

“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安迷修,能进入别人梦境的人本来就很少,况且你还是那个女人带进来的,别人想进来都很困难!”

“那。。。”安迷修的话还没说完,钟身就响彻了整个教学楼,两个人的脚底下出现了光环,安迷修在传送走看见了雷狮的嘴唇动了几下,好像是想告诉他什么,可安迷修没听清楚就被传送,好像,雷狮想告诉我什么呢?

当安迷修再次睁眼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一间教室里,熟悉的座位,熟悉的黑板,安迷修穿过桌椅来到前门的的墙壁上,墙壁上还刮着一张课程安排内容表,没错了,这次安迷修被传怂到了自己以前的教室,可有一点很诡异的事,门上面没有计时器!这跟雷狮之前说的不一样。

强烈的不安让安迷修拿起了自己的双剑,进入了戒备的状态,突然,地板震动了起来,安迷修知道这是什么,脸上的不由自主流下了冷汗,这是直接破门而入的节奏呀!

果然那个怪物在撞击一次后,就撞击开了门,安迷修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计时器了,应为这根本不需要!

怪兽再看到安迷修异常的兴奋,看见安迷修就睁大了嘴朝安迷修那咬了过去,安迷修瞬间跳了起来,双剑垂直的砍了下来。

安迷修在进到这里时就发现自己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身体,使自己的灵活度不自己在现实的时候还要高!双剑砍下,安迷修以为完事时,突然发现手感不对!

本应该变成泡沫消失殆尽的怪物,又汇合了起来,朝安迷修咆哮了一声,来不及反应的安迷修眼见自己就要被怪物吃打掉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屏障帮安迷修挡住了攻击,怪物也因此被反弹了回去。

怎么会!自己不是被吃掉吗?为什么会!

“安迷修,你没事吧!”

雷狮再干掉他那边的怪物时,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安迷修

“没,不过那怪物,咦?去哪了?”当安迷修会过神来是,刚才那只怪物已经不见了!

“你在犯什么傻?不是已经被你消灭了吗?怎么还。。。”

“雷狮不对劲!快离开门口那!”

话音刚落,雷狮后面的影子里冒出了刚才的那只怪物,安迷修一个快步,快速的把雷狮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自己来承受住这次攻击,“嘭”的一声,刚才的屏障再次出现了安迷修的面前,雷狮见此机会,一锤锤向了那个怪物,巨大的的黑色泡沫飞了出来,随之消散。

“安迷修,你刚才做了什么,那个。。”

“雷狮,你别过来!”安迷修喊到,阻止想再往自己走过来的雷狮

“安迷修,你到底。。。”

“我知道!雷狮你最宝贵的是什么了!”

“怎么可能,我连自己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年都不知道,就算。。。”雷狮还没说完,就见安迷修拿起自己双剑,捅向自己。

“安迷修,你疯了吗?你自残干什么,你又不会像那些怪物。。。一。。样”

安迷修的手开始变成泡沫逐渐的消失,雷狮看到这一幕,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心脏那里,好痛!

“为什么会!?你又不是那些怪兽,怎么会?”雷狮想握住安迷修的手,发现他怎不抓都抓不到,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安迷修化为泡沫消失!

“雷狮!你自由了!”

“我不要自由,你这样会被困在永恒的恶梦里的!你知道”雷狮呐喊道

安迷修用头靠在雷狮的胸前“我知道,但我不想你永远都醒不过来,但我现在还有点开心,没想到我就是你最不想失去的东西,这一点我应该从这栋教学楼就发现了,毕竟,这是我们在一起时最初的地方。雷狮,记的醒来之后好好照顾自已 还有,我爱你!”

说完,安迷修化为无数的泡沫消失了,教室里只留下了雷狮一个人无声的哭喊了,伴随安迷修的消失,雷狮记忆也全部都想起来了,以前在一起的种种,雷狮都记起来了,为什么自己一直找不到出去的方法,原来,原来,原来自已最重要是东西原来是你——安迷修!

冰凉的空气让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好沉,动不了,有什么在啃食自己,突然天空闪过一道光,安迷修用手挡住了眼前的强光 ,之前的感觉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股暖意

“安迷修,谢谢你!”一个女声传入安迷修的耳朵里,随后。。。


呼呼呼!

安迷修冒着冷汉惊醒的坐了起来,看了一下四周,自己原来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看了眼床头的钟,已经是早上6点半了,太阳才慢慢升起,安迷修扶着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太真实了,雷狮真的会醒吗?会不会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自己想雷狮醒来想太多了!

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安迷修拿过手机,来电的是卡米尔,安迷修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健:安迷修,你快来医院,大哥他,大哥他醒过来了!

安迷修立马挂断电话,换了身衣服,急忙开车赶到雷狮所在的医院里

安迷修走到病房的门口,看见卡米尔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去,病房里穿来一阵玻璃打碎的声音,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断的再不吵嚷着,安迷修看向卡米尔

“怎么?不进去吗?”

卡米尔推着他的那副眼镜回答道“大哥,估计现在更想见你,大哥是今早突然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就开始摔东西,吵着要见你,看护的医生压都压不住,没办法,我就只好打电话叫你了”

卡米尔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虽然我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回醒来,但,我还想谢谢你,安迷修!”

说完卡米尔就转身离开了,安迷修看着卡米尔离去的背影,决得这几年下来,卡米尔也是辛苦了。

安迷修推开门,一个药瓶滚到安迷修的脚下,护士们想劝阻面前刚转醒过来的病人,可以雷狮的性格,他怎么会安份呢!而且他们又经历了刚才的事。

“你们都给我滚开!我要见安迷修!我要见安迷修!安迷修!”

护士见有人来了,安迷修也示意他们推下,护士走后,还顺带关上了门,他可惹不起里面的那个小祖宗。

“我都说了我要见安迷修,你们。。”

“所以,我来了!”安迷修柔情的看着在病床上发威的大猫。

“安。。迷修?你不是。。”雷狮哽咽道,泪水在他那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打转流了下来

安迷修走到雷狮的病床,亲吻着雷狮脸颊,头抵在雷狮的头上,双眼看着雷狮那双倒印这星空般的眼睛“我回来了,雷狮”

雷狮笑了笑“欢迎回来,笨蛋骑士”


END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