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安雷 瑞金 孕狮

[瑞金]时间于爱 05~06

私设如山,如山!!!!

微安雷!!

注意避雷!!!

上一章





时间人的时间号相当于他们的能力值,可时间号越大的时间人,能力也会变的越不稳定,这类时间人就会陷入时间漩涡里,变得敌我不分。

所以为了让每个时间人的能力稳定,上层会根据数据来为每个时间人匹配最佳的情侣来稳定两方的能力,而格瑞今年快要成年了,上层还是找不到与格瑞相近的时间人,没办法只能靠着延迟剂来缓和这种这种症状,而药剂的副作用就是时间梦境。

时间梦境,这个对时间人来说可以说是在做为人之前的回忆,但在时间梦境待的时间的越长,时间人有可能会被困在这个时间梦境里,永远的陷入永久性的沉睡,所以为了避免时间人陷入永久性的沉睡,时间人必须在成年之前找到与自己时间号能匹配的人,就算高于或低于10都没关系。

格瑞的眼前出现了白雪皑皑的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从他的侧脸飘过,他看到一个12多岁的银发男孩站在一棵雪白的大榕树下,盯着下雪的天空,看的出神,仿佛此时此刻只有他一个人在享受这场美丽的雪景。

突然,跑步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10多岁的金发男孩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来,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他停在了银发男孩的面前,喘着气,气呼出来时能看的见雾气,可见天是有多冷,金发男孩把手伸了出来,天蓝色的眼睛挣的大大的

“格瑞,格瑞你快看!是姐姐新教我做的雪兔,漂亮吧!送给格瑞了!”

金把雪兔递给了格瑞,格瑞看的出来这是金用心去做的,虽然只有眼睛有点不对称,其它都算得上完美了,可用雪做的兔子保存不了多久,一到室內它有可能就会化掉。

“难道格瑞你不喜欢吗?”金委屈的抵着头,格瑞是姐姐秋带回来了的,和格瑞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格瑞喜欢什么,所以金想要用这只雪兔来和格瑞增进一下感情,求着自家姐姐好久才答应交他做,没想到,格瑞原来不喜欢雪兔呀!也难过自己做的那么丑,格瑞难怪会不喜欢。

“那,那格瑞不喜欢的话,下次我就。。啊啾!”

“笨蛋”格瑞说这把自己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围在了金的脖子上,把金手中的雪兔拿了过来

“下次穿多点出来!”

“知道了,格瑞!”

金看到了格瑞收下了那只雪兔,脸上露出了开的笑容,金那犹如天使般笑容给在这冰天雪地的冬天带来了一丝丝的阳光,这也是格瑞和金生活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

画面开始快速的转换,谁都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会遇到变异的异兽,格瑞拉着金的手在雪天里快速的奔跑,后面的异兽穷追不舍

“格瑞,我。。我快跑不动了”金的体力没有格瑞那么好,所以跑几步就开始喘气了

“再坚持一下,快到安全口了”

在区外,每个地方都会设有安全口,人可以靠着这个躲在地下来躲避异兽的追捕

“格瑞,我真的。。哎呀!”

跑的太快,金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树枝,摔在了地上,虽然是雪天,雪会积堆在路上,但摔上去难免会有些疼痛,金的膝盖上摩擦出了一点皮出来

“好痛!”

“金,小心!”格瑞大声喊道,身子不知道为什么动不了。

追上来的异兽一把掌就拍向了还没反应过来的金,一道金光闪向了格瑞。

“金——!金!”

格瑞惊醒的的坐了起来,刚才的喊声没的得到回应,但后背的冷汗却是真实的,看向挂在墙上的钟,离自己注射到现在,仅仅才过了1个小时。

“哟~这次醒来的快呀!”

雷狮拿这刚泡好的咖啡坐在转椅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刚刚清醒过来的格瑞“我劝你还是快点去找你的时间伴侣比较好,我可不想看到一个强者最后变成弱鸡的下场!”

“嗯,我知道了”

格瑞冷冷的回答道,起身,拿起了自己挂在病床上的衣物,准备走出医疗室,坐在转椅上的雷狮站了起来

“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比如你那位——金发的发小!”

绿色的刀光转身砍向了雷狮,雷狮往旁边轻轻一侧躲过了这一击,地板上已经出现了一条深深的刀痕,烈斩指已向了站在面前的雷狮

“雷狮,你敢动他!”

“哟,我就说说而已,你至于那么激动吗?”

“最好如此!别让我见到你在暗地里动手动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说完,格瑞走出了医疗室,站在原地的雷狮嘴角微微上扬,他不怕格瑞能拿他怎么样,毕竟金当时的考核任务是他出的,说白了他还帮了格瑞一把,不过,能让格瑞处处都想保护的人,想必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仅仅是发小关系那么简单!

雷狮重新坐会了他那张舒服的转移上,打开了视频通话的界面:

“雷狮,你有什么事吗?你知道在下是很忙的!,等等,地板上的裂痕是不是格瑞留下来的?你是不是又和格瑞吵起来了!”

雷狮喝了一口凉了半久的咖啡,凉了的咖啡味道可不怎么好

“怎么能说是吵架呢!我就随便聊了几句,他就这样了,你说靠他真的能拿到那个东西吗?”

“你还是少说两句比较好,毕竟我们最后的计划还要靠他的,不然我们这几的计划就白费了!”

“知道道,罗里吧嗦的!我最近来那个了,你等会过来一下吧,我最——好——的——伴——侣!”

过了几天,教官训练各自新人的任务终于结束了,即将迎来的是他们这群新人最重要的时刻,领取他们的各自的时间武器!

每个人的时间武器都是不同的,系统会根据扫描每个人来身体素质,来匹配出属于自己的时间武器,所以每个人的时间武器的类型和作用也会不同,从开始使用开始,武器会自主倒计时,归零时武器就会重回自己身体来自我修复。

但有一点可以让人放心,武器在使用到结束时只有本人可以看见武器跳动的数字。

少有的时间武器会有组合起来的可能性,组合起来的新时间武器不仅使威力增加,时间号也会叠加起来,来泥补之间残有的使用时间,这有时也往往成了最后胜利的最重要的关键!

“格瑞。。。明天我就会得到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武器了,你说会是什么样子的?”

刚跑完步的金有点气喘吁吁的,但比刚开始跑的半死不活的时候好多了,脸上汉顺着柔润的金发滴了下来,娃娃脸上有点微红,但脸上的兴奋表情是遮不住的。

“能保护好你自己就行”格瑞愣冷的回道到,把放在长椅上的矿泉水递给了金。

金接过水,一脸抱怨道“那这样多没意思呀~要是又能保护又能进攻的,这种多酷呀!”

格瑞把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了下来,帮金擦着被汗水弄湿的金发“随便你了”

“格。。格瑞,你轻点,太用力了”金感觉自己的头发快被格瑞擦乱了

“是,是吗?”格瑞的动作停了下来,拿起自己的矿泉水

“我去办点东西,等会你直接去大厅等我”

说完便走出了体育馆,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金,金这几天觉得格瑞很奇怪,每次训练到一半的时候,格瑞都会找各种理由来敷衍过去,金其实知道格瑞有很多事情要做,又是现在这里最厉害的时间人,级别又高。

但金总觉得格瑞还是有事瞒着自己,可自己还是无条件的相信格瑞是不会骗他的,如果说为什么会相信格瑞的会,那就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金拿起格瑞给他的毛巾,一股薄荷味的香气传入金的鼻子里,这万年不变的沐浴露味道让金又陷入了小时候的回忆。

“金,一起去大厅吧!”凯莉一蹦一跳的走到金的旁边,少女的脸挡住了金的视线

“好,一起去吧,凯莉”金回过了神,拿着东西一起跟凯莉走出了体育馆,一路上金问了凯莉很多的问题,凯莉也很有耐心的回答。

凯莉发现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没有过多的想法,这和之前她推测有点不一样,照理说格瑞是喜欢这个孩子的,但为什么这孩子一点喜欢格瑞的心情都没有呢?不如趁格瑞不在问一问!

“金,你和格瑞是什么关系?”

“啊?我和格瑞不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吗?”

“那你喜欢格瑞吗?”

噗————

正在喝水的金,水都喷了出来,婴儿肥的脸蛋瞬间红了起来

“我。我喜欢格。。”

“金?你在这里干什么?”别点名的金瞬间回过头来“格瑞!”

格瑞换了一身衣服,纯白色的的衬衫,黑色的长裤,这样普通的黑白搭配在格瑞身上穿的有额外的帅气

“我,我在和凯莉聊天呢,刚刚,刚刚。。。没没什么!格瑞我们起去大厅吧!”

金顺手拉着格瑞就快步的往前走,站在一旁的凯莉看出了一点端详,手捂着嘴,这八八年的的冰山终于要化了!

快步走的金,被格瑞反用力的拉了一下停了下来“格瑞怎么了?在不走久快要迟到了!”

“金!”

“嗯?”

“以后你少和凯莉说话!”

“为什么呀?”

格瑞看了金几眼,天蓝色的眼睛直盯盯看着格瑞,满脸的疑惑,格瑞叹了口气

“算了随便你,记住你等会测试的时候轻松就行。”

“哦,知道了,格瑞!”

话音刚落,大厅里转来一阵电子音:请时间人,89号,金,到测试房一号,进行测试。

金向格瑞点了点头,向着测试房走了进去,格瑞因为是拿到武器的人,进去的话,里面的仪器在扫描时可能会受到点影响,只能在外面等待。

金走了进去,从没见过的高科技仪器让他有点好奇,但接下来大事情把他的好奇心拉了回来。金站在圆台上,刚才的那个电子音给金下达了下一步指令:请测试员放松心情,接下来会对你进行扫描比激活你的时间武器。说完金闭上了眼睛接受着扫描。

站在圆台上的金突然听到了一段杂音,脑子开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一个个画面出现在金的脑袋了。

黑色的树林,所有的异兽对金跪拜着,格瑞,是格瑞,心好痛,刀刺在了心脏那,好痛,不行!金倒在了圆台上,双手紧握在胸前,刺痛感漫步了全身,从头到心脏“格。。瑞,格。。”

金在还有点意识的时候看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格瑞不停的摇晃着金的身体,可金却连回句话力气都没有,周围还想着警报声,格瑞见状抱起了晕倒的金,走了出去。

前来救援的人看着格瑞抱着金都不敢接近,因为就在刚才,站在门口救援的人看见了格瑞那张阴沉的脸,谁敢接近他一步,下一秒不知道怎么死的。

格瑞抱着金快速的跑向医疗室,打开门就看见了,在干“坏事”的两人。

“那个。。。”

开口的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格瑞像是没看见他们在干什么一样,绕过他们,把金抱到了病床上,但金的脸上痛苦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一丝不减,格瑞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的严峻了起来,安迷修见状,看向雷狮,站在一旁刚穿好衣服的雷狮,看向了格瑞说道“看来我们可以认真的谈一谈了!”

当金醒来的时候,以是第二天的早上,全身的不适感已经没有了,金撑着床边坐了起来,回想着昨天的一暮暮,自己在接受着测试,然后,然后。。不行,一想起来头就开始疼了起来。

医疗室的门被打开,格瑞提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脸上的黑眼圈好像比以前重了一些,格瑞走到金的床边,拉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感觉怎么样?”

“感觉有点乏力而已,对了格瑞我最后的测试结果出来了没有,我武器到底长什么样子!”

金的眼睛挣的大大的,看着格瑞,希望格瑞能告诉他想要的答案。

“我不知道”格瑞回答道

“怎么回不知道呢?”金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格瑞

“我赶过去的时候你已经晕倒了,然后就是一串警报声”

“好吧——”金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想个没得到糖吃的小孩一样,有点沮丧。

“不过后天的区外实战你可能就知道是什么了”格瑞边说边把刚才的袋子打开,里面装着一个便当盒

“是格瑞做的吗?”金好奇的问到,眼里闪着亮光,嘴边的口水忍不住的想流出来

格瑞点了点头,打开了便当盒的盖子,黑色的米饭颗颗饱满的,晶莹剔透,娃娃菜是用高汤煮的上面还有几颗“红果果”,金喜欢吃蛋,但格瑞又担心金的身体刚恢复又怕他吃不下什么,所以做了番茄炒蛋,这道菜跟食堂做的味道有点不同 ,一般这道菜是偏点点酸的因为有番茄的缘故,而金又是有点怕吃酸的,所以格瑞会在炒番茄的时候放酱油再放的冰糖来文火慢煮,这样做有种让人食欲大开的感觉。

香味勾起了某人一天没吃饭的味觉,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格瑞。。肚子饿了”金想吃格瑞做的饭已经很久了,但格瑞这个人又很少下厨,小的时候,只有姐姐不再的时候,格瑞才会亲自下厨给金煮吃的。

因为金现在还有点泛力,所以格瑞一口口的喂个金吃,吃住饭的金有时候会含糊不清的发出“好次”的声音,而这让格瑞表面上放心了下来,而内心却是想着为什么金的测试结果为什么会是:武器以被激活的结果。





















评论

热度(16)